收藏本站

在线客服1 在线客服2

扑克迷-德州扑克自学,德州扑克视频教程 扑克迷-德州扑克自学,德州扑克视频教程
德州扑克培训

Kane Kalas与Doyle Brunson约定WSOP对赌

发布时间:2019-05-13 文章来源:扑克迷

第50届世界扑克锦标赛即将拉开序幕,这场业界最为权威的扑克赛除了本身的看点外还值得关注的就是各路玩家之间约定的对赌。有一个人在今年的WSOP中不是大赢就是大输,他就是Kane Kalas。 

和Shaun Deeb约定的对赌

Kalas,一名从线上转战线下的锦标赛牌手,日前他已和Shaun Deeb达成了一场对赌约定:Kalas赌自己和Joe McKeehen能够打入WSOP主赛前5%(两人中只要有一人打入就算赢),Deeb赌Hellmuth能够打入WSOP主赛前5%。

“我太开心了。”Kalas说。 

与Doyle Brunson约定的对赌 

“那项对赌约定好后我们有在直播中做相关讨论,Doyle Brunson表示他也看好Hellmuth,所以我又和Doyle约定了一场独立的对赌。”

这场对赌稍微有点点复杂。如果Hellmuth在主赛中打入最终1%,那么Kalas将支付$50,000给Doyle。Kalas可以挑选自己看好的10位选手,每位选手价值$5,000,只要其中有人出现在主赛最终1%的队伍中,那么Doyle将按照人数给Kalas支付相应的金额。比如,Kalas看好的选手中有2位晋级终极1%环节,那么Doyle就需要对其支付$10,000。

“McKeehen和我自己都在我选择的名单上。我个人是非常看好这两项对赌的。Hellmuth在世界扑克锦标赛中的巨大成功是无可争议的,但他常常不会在Day 1报名入场,他喜欢在报名时间截止的最后时刻坐上牌桌,这是老手的惯用伎俩。”

尽管Kalas承认Hellmuth相对于业余选手具有绝对的上风优势,但他认为“扑克顽童”还是会被锦标赛中的一些实力派玩家淘汰出局。

“我想也许你会看到Hellmuth的优势在Joe McKeehan面前起不到多大的作用,或者是我名单上的Jake Schindler或Justin Bonomo面前。”

Kalas表示自己给出的名单是做了一番研究的,其中包括没什么WSOP主赛成绩的Bonomo。

“我认为Bonomo早期的WSOP主赛表现说明不了什么,他有着丰富的线下锦标赛经验,之前的表现并不代表今年的表现。”

Kane Kalas看好的10位选手:

1. Jake Schindler 

2. Joe McKeehen

3. Justin Bonomo

4. Alex Foxen 

5. Kane Kalas

6. Paul Volpe

7. Ivan Luca

8. Brian Yoon 

9. Adrián mateos 

10. David Peters

“Brian Yoon其实有着较为出色的主赛成绩,在参加过的7场主赛中有4场打入钱圈,而且好几次挺进深码环节。他击败过数位非常厉害的牌手,所以我对他极其自信。”

很多厉害的牌手都没有出现在Kalas的名单上,他表示这是一项非常纠结的工作。他想选择Timothy Adams和Christoph Vogelsang,但Kalas最后还是放弃了,因为他需要选出赢率最大的10位玩家。

Kalas的期望

对于Kalas自己来说,他希望自己能在线下锦标赛收获属于自己的荣耀,就和Bonomo一样。但他自己表示不会参加那么多的六人桌赛事。

“如今我打混合赛事,有太多的比赛可以供我选择。然而我偏爱六人桌赛事并且我认为自己极为擅长,这类似赛事的阵容都有点艰巨。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似乎每一位职业牌手都非常喜欢并且都想参加。”

尽管金钱对他来说一直是很重要的,但他承认自己也很在乎个人的第一条WSOP金手链。

“很明显,我最想赢的就是主赛。我的愿望清单上有金手链,我感觉自己还年轻,所以我有信心自己可以赢得属于自己的金手链。让我遗憾的不是没有赢得那么多比赛的胜利,而是没有金手链。”

胜利就唱国歌

如果赢得金手链,那么Kalas接下来会有自己其他的选择,比如唱国歌。

“我父亲Harry Kalas是费城人队的铁粉,他广播过其36季节目。父亲去世后,费城人队粉丝聚集在一起筹款做了一座雕像放在公民银行公园球场以示纪念。”

过去四年的每一年在费城人队周年庆的当天,职业棒球大联盟俱乐部都会邀请Kane Kalas在自己父亲雕像前演唱国歌。虽然Harry从未预想过自己的儿子会成为一名成功的扑克玩家,但他在儿子职业早期的时候就看见过作为职业牌手取得胜利的Kalas。

Kalas的父亲为费城人队付出了很多,但职业生涯在费城人队斩获2008年世界系列赛胜利而告终。

“他真的是一个很不一样的人。没有人能做到他那个份儿上,不管球队输赢,他都能保持好的心态。而我就不一样,我要是打牌输了$100,000,我一定会很沮丧。”

“对父亲印象最深的的就是第一次为费城人队唱国歌,父亲非常紧张,后来在一起散步中他说我是他的骄傲,当时我在他眼中看到了泪花。”

此刻,Kalas所有的重心就是第一条WSOP金手链,当然还有和Shaun Deeb/Doyle Brunson的WSOP对赌。

智客纵横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www.pukemi.com 京ICP备09013835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