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在线客服1 在线客服2

扑克迷-德州扑克自学,德州扑克视频教程 扑克迷-德州扑克自学,德州扑克视频教程
德州扑克培训

Rainer Kempe:豪客赛事给业余玩家的空间并不多

发布时间:2019-04-11 文章来源:扑克迷

Rainer Kempe于2015年开始在扑克圈崭露头角,先后打入了2015 WSOP赛事和EPT巴塞罗那主赛决胜桌环节,并且同年12月斩获EPT布拉格站€25,000豪客赛冠军。

春天在亚洲斩获出色成绩后,Kempe于夏天回到拉斯维加斯参加$300,000超级豪客碗。在49人次的队伍中脱颖而出,决胜中选手包括Bryn Kenney, Phil Hellmuth, Erik Seidel和德国天才牌手Fedor Holz,Kempe收获比赛终极胜利,奖金500万美元。

2016~2017年,Kempe在豪客赛事圈不断斩获佳绩,最出名的就是打入WSOP $111,111小型一滴水决胜桌和赢得$25,000五钻世界扑克经典赛的冠军。

2018年,他在澳门取得了多项瞩目的成绩,比如超级豪客碗中国站的第三名,奖金$2,039,357。他还取得了巴塞罗那百万终极赛事的亚军,整个夏季七次打入豪客赛事钱圈,还获了两项比赛的冠军。

Kempe给自己的2019年开了一个好头。在巴哈马取得PCA$25,000豪客赛的第四名($177,380),随后赢得$50,000豪客赛冠军($908,100)和$10,000红利漩涡赛冠军($117,280)。接下来他去了墨尔本参加澳洲百万赛事,斩获AUD$25,000豪客赛冠军($595,055)和取得AUD$100,000挑战赛第四名($325,987)。

近期,Kempe还参加了洛杉矶扑克经典赛并且赢得$25,000豪客赛冠军($270,905)。总的来说在不到5年的时间里他的线下锦标巡回赛累积奖金高达1970万美元,是德国扑克收入排名第二的选手,在全球扑克金钱榜上排名第22位。

下面是某外媒记者对他的近期采访内容。

那你开始打牌前你的兴趣爱好是什么?你的兄弟姐妹都是从事什么工作的?

我从小就热爱足球运动。同时我也有一定的博彩背景,在我开始接触到扑克时我发现这两者是一体的。正因如此,我才会倾向的认为自己在打牌上能够做出更好的抉择,而不是为了最终的那个结果去打牌。我的姐姐们都是医生,一份非常传统的职业。

扑克是在什么时候引起你的注意的?你还记得自己早起打牌的一些事情吗?

高中最后一学期的时候我才真正的开始去了解扑克。那个时候我只是偶尔打牌,和朋友打€1的扑克。老实说,那个时候我对此并不感兴趣,后面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打牌。

随着时间慢慢过去,我开始打免费的线上赛事。后来,我遇到了一群疯狂且对打牌异常有激情的玩家。

我记得那个时候在一次家庭度假期间我遇到了Shane Sigsbee。他有一个马厩,并且同意让我待在里面打牌,前后一共持续了一个小时。这在我打牌早起算不上什么事儿,所以请忽略吧。

听说你大学的时候转过校,从德国转到英格兰,也正是在这个时期你开始认真打牌。是什么重燃你打牌的兴趣?你是如何让自己成为一名牌手的?

这和最初的际遇有关,我身边有一群热爱打牌的人,包括Fedor Holz, Koray Aldemir, BenCB和Steffen Sontheimer等等。

最终和Ben和Steffen搬去了布莱顿。那个时候,我主要的重心是打sit-n-go和学习。随着我级别的上升,我在打牌上对自己的要求也在上升。

你毕业之后就直接开始打牌的吗?你是否有考虑过从事一份传统的工作?或者说你在打牌上已经很成功了,所以可以不考虑上班?你家人是如何看待你走职业牌手这条路的?你曾经是否考虑过还做点其他什么事?

其实在没有想过认真打牌前,我一直是希望自己能够找一份传统的工作上班。但随后我发现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比我对打牌更专注,于是我决定把更多的时间花在打牌上面。

当我告诉自己的父亲我想打牌时他表现的异常兴奋。他从一开始都在支持我。我母亲对此反而有点担忧,但自从我有成绩之后情况好了很多。她似乎知道我会越来越好。

2015年是你突破性的一年,你在澳洲百万赛事、EPT巴塞罗那、EPT马耳他、WPT蒙特利尔和EPT布拉格都收获了十分出色的成绩。相比较扑克生涯最初的时候,为了把牌打得更好你有特别做过什么吗?

其实我并不是如你所看到的那样频繁出差打牌。最开始也只是和大学校友去澳大利亚墨尔本度假,顺便打打牌而已,其实我打的很少。

我在马耳他、巴塞罗那和蒙特利尔都获得了卫星赛冠军。那个夏季我就去拉斯维加斯待了2~3周,其实一切都是偶然,也是在那个时候我从一名线上牌手过渡到了一名线下牌手。说实话,我并没有为自己的扑克生涯特别做过什么。如果非要说一个,那么我感觉应该是更加频繁的打线下赛事。在打牌上对我真正起到帮助的是我的朋友,除此之外我真的没做什么,打牌的时候我高度集中注意力并要求自己越变越好。我们在一起成长,一起成功。

渡过线下巡回赛的新手期后,你突然上升到了豪客级别的赛事中。能说说这种跳跃吗?

我的第一次真正豪客经历是在€10,000 EPT锦标赛上。我记得当时坐在我周围的有Martin Finger, Thomas Muehloecker, Sam Higgins和Andreas Eiler,我是绝对被碾压的那个。所以自从那场赛事后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打豪客赛。

我决定再尝试豪客赛事在多场主赛中获得不错成绩之后。第二次打好豪客赛的时候情况比之前好很多。在€10,000马耳他赛事中我获得了最低奖金,并且在布拉格€25,000赛事中也有不错的表现。

$300,000超级豪客碗是你职业生涯的最高成绩。当时怎么想到参加这场比赛的?500万美元的奖金你是如何安排的?

对于超级豪客碗我一无所知,自然我也没想过要参加这场比赛。Fedor一直在鼓励我报名。他说这是最不能错过的豪客赛,当时看起来的确是。

我没有太多的准备,至少对于那场锦标赛是的。开赛前一周,我们在哥斯达黎加的住处打SCOOP。Fedor, Steffen, Ben和我都会在一起讨论关于打牌的一些东西。

我不想说SHRB夺冠改变了我的生活方式。奖金的确是很一大笔,但对比买入你会发现也没有那么多。还没有斩获15美元买入赛事冠军来得激动。

胜利之后,你发现自己击败的对手是Fedor,这对你来说有多重要?我想这在当时够你在圈内炫耀的了。

那个时候打败Fedor谈不上有多重要,因为单挑开始的时候我们就协议分钱了。当时我俩都很疲惫,只想快点结束比赛。我甚至还记得我们跳过了一个赛段。

如今回过头看,这个冠军头衔对我很重要。我摸着良心打赌Fedor也意识到了这个冠军头衔的重要性。但在当时,我们只想自己扑克履历上有光辉的一笔,我们只想一起庆祝。但最终我们哪都没去,在阿瑞尔咖啡厅意思了一下。

如今的你是德国扑克金钱榜上的第二名,位于Fedor之后,Christoph Vogelsang之前。从2015年开始,每年你都是POY最有力的竞争者。这些榜单的排名对你来说重要吗?

我比自己想象中更在乎榜单排名,但情况和其他多数玩家有点不同。我认为这些榜单增加了我错失好成绩的恐惧。还有就是偶尔让我参加一些我本不该参加的线下锦标赛。

我很开心我和Fedor都位于德国扑克金钱榜的前两位,因为我们都是一起打牌的。记得几年前和Koray聊天中,我说在2015年底的时候我们中有多少人能够进入榜单前75名。看看如今我们的排名,再回想一下这些年的努力,没有彼此的鼓励和自我的坚持就没有如此夺目的成绩。

相比较扑克生涯早期,如今你投入学习的时间有多少?两次比赛间你多久复盘手牌,或者说多久和朋友讨论一次牌局?

在家打线上的时候,我的学习是相当理论化的。我会使用程序,手牌记录器,和分析数据库。刚开始的时候还是有一点挑战性的。回答你的问题,复盘和讨论牌局都是经常性的。

你是否认为豪客牌手没有责任将扑克变得更吸引一般扑克粉丝和观众?

我认为豪客锦标赛的本质是极具竞争性的。奖金诱人,选手都异常的厉害。这种性质的赛事对于一名业余玩家来说是没有多少空间的。所以我认为豪客牌手是没工夫去娱乐的。

但在某些时候会改变。如果你参加免抽水系列赛事,举个例子,还有广播同步的,我认为职业牌手在这样的比赛中会放水。

说实话,尽管很多豪客玩家在摄像机前感到超级的不适应,但他们都必须试着去适应。我认为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非常尊重业余玩家的,至少我在现金局和低额买入锦标赛中见到过。

你的2019年有一个非常好的开端。面对锦标赛结果的时候你相信好兆头吗?

我不是很相信这个。自信才是实在的,不要随随便便就被人吓住了。当下全球有很多扑克赛,一个人在两个月中赢得3-4场比赛也是正常的。

打3-4场锦标赛,我赢一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能参加这些比赛就已经很开心了,当然能够成为最后的冠军肯定是最开心的。

你期望的是什么?豪客玩家都期望自己能有突出的表现吗?或者说能有类似Fedor, Dan Colman和Justin Bonomo的表现?

我认为符合现实的期望说明是你在牌场上很难遇到的,特别是在线下锦标赛中。我知道顶尖牌手一般玩家更清楚的知道牌桌变数,但尽管如此我们还是你自己的期望很远。

很多扑克玩家都认为他们表现的比想象中的差,这是好的,包括我在内,因为他们至少意识到了自己应该比预期的更好。虽然大多数的我们也许没有意识到自己有多出色,但很少有人期望能有Fedor或Justin的表现。你是比不上这些人,但你也应该为自己多么幸运而感恩。

智客纵横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www.pukemi.com 京ICP备09013835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