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在线客服1 在线客服2

扑克迷-德州扑克自学,德州扑克视频教程 扑克迷-德州扑克自学,德州扑克视频教程

《扑克的成功追求》之Vanessa Selbst篇

发布时间:2018-10-15 文章来源:扑克迷


作为具有常春藤院校学历的Vanessa Selbst对扑克成功的定义偏向结果导向并不让人感觉到惊讶,但赢得奖金的多少只是该定义的一部分。在她看来,在某个节点和某段时期内能够将摆在自己面前的机遇优势最大化才算得上是一名赢家,但扑克玩家也需要在打牌的路上不停的去关注一些最终可能导致结果的诸多因素。

从长远来看每天结束的时候都应该去反思,反思自己当天的决定是否恰当,并为接下来做更好的安排。一个人能够成为成功的扑克玩家还有其他很多因素,比如能够抓住机会,能够管理风险,不上头等等。所以我认为衡量自己的表现最佳时刻就是当天结束时,如果你的扑克生涯已经足够长,那么就尽量的去追求结果;但如果才开始,你就需要沉静下来慢慢来,一上来就要求结果很容易让一个人误入歧途的。”



任何一个和Selbst打过牌的人都会告诉你她不好惹。当她坐上牌桌时,她并非简单的想击败对手,她是想成为在桌最优秀的玩家。

征服扑克并尽可能的使自己变得优秀或者让自己脱颖而出对我来说是相当重要的一件事。很多人打牌就是为了钱,我也知道这对他们来说是较为重要的。这类人有这类的生活,他们打着寻常的比赛,每年收入6位数的奖金,过着自己惬意而温馨的生活。但对于我来说,我只想征服扑克本身。

Selbst有着与大多数同龄人不同的成长经历,其他人的童年是在玩具或电子游戏中度过的,而Selbst的则是在和家人打各种牌类游戏中度过的。

我对打牌可以说是上瘾的,任何扑克我都能去学,如果是有意思的扑克我就会想办法去征服它。这一切和我的家人有着密切的关系。我母亲和父亲是打桥牌认识的,他们俩都是非常有激情的桥牌玩家。他们会出差去打桥牌锦标赛,能识字开始就和他们一起打了。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没有玩具或其他游戏,但一切的发展都是自然而然的。

我们过去会玩一款叫Mastermind的智力游戏,其实就是一款密码破译的棋盘游戏。我还记得母亲当时说的话:“不,你能以一种更有效率的方式玩这玩游戏吗?这其实更像是一种测试:你为什么会这么做?你在思考什么?有更好的走法吗?”所以在一个很早的年龄我就学会了思考问题的思维方式。



在与父母打牌的过程中她也学到了很多教训,不仅养成了具有杀伤力的牌风,而且还学会了牌局思考,这是Selbst牌场成功很关键的一点。

我有天生的逻辑思考力,我对事情推理的能力相当出色,我也很相信自己的直觉——这听上去似乎有点矛盾,但我自认为比其他人更具有感知力。

逻辑能力太重要了,牌局分析需要它,其他领域想要做的出色更需要它。我认为在牌桌上除了逻辑能力还需要对他人心理分析的能力。比如你要看出对手是如何思考当下局势的,对于不同行动的反应说明了什么,当然一个动作包含了很多信息,思考也不能单单从一个或两个方向入手,只有不停的经历牌局,累积经验,到了某个时候你才会懂得对方的意思。对于职业牌手来说这种能力很重要,会思考并且能看穿。



Selbst在个人扑克生涯初期的时候就已经是一名盈利玩家了,如今的她也是一位成功的扑克玩家,尽管在今年初宣布了退休。然而,在她回顾一两年前的自己时,她说那个时候的她并没有最自己初认为的那么出色。

在没有赢钱也没有输钱的情况下你并不会感觉打牌有多难。所以当你持续赢的足够多的时候,你就会很清楚的知道自己之前的做法可能是对的。我的意思是,相比较今天,我之前是相当糟糕的,每一年我都会回顾过去,常常都会感到相比较当下之前太糟糕了。如果你不去反省,那么你是不会有真正的进步的,但在过去的每时每刻我都视自己是一名成功的扑克玩家。

早期的成功让Selbst在圈内名气暴涨,但她和其他扑克玩家有一个非常不同的地方,她抗拒风险。年轻人的干劲一般是很足的,经常不顾原则不顾风险的拼命。Selbst一直会去思考金钱上的一些问题,她非常清楚从短期投资上来说她在比赛中获得的奖金已经是非常非常高的回报率了。

当我第一次开始打牌的时候,我内心对风险的承担能力是非常糟糕的。第一次真正突破自己承受的底线是在2005年。我真正开始打起了$10/$20线上扑克,随后账户余额有10多万美元,后来升级到$25/$50,牌绩一直很稳定,可是有一天输了$50000,当天的成绩直接让我胃抽搐,那个时候我好后悔开始打牌。

如今再回过头去看待那个时候的自己,在扑克蒸蒸日上的年代如果不打牌就错失了机会成本,如今想来之所以会胃抽搐是因为自己太想赢了。当你学会向前看的时候,人生的低谷或一次挫败对你来说也就不算什么了。那个时候我告诉自己不应该以结果为导向,我清楚自己的优势与劣势,我开始反省自己的问题,我发现自己抗拒风险,这有点不可理喻。彻底的搞懂了自己的问题之后其实是很让自己失望的。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一直挑战自己超越自己,机会来临时有得也有失,想要向上发展就要承担风险。我一直鼓励自己学会面对风险,而这也成就了我接下来的牌路,对风险从不退缩,所以有人称我“女牌鲨”。



Selbst是第一位累积奖金突破1000万美元的女性牌手,她表示自己成功的原因之一就是真正的享受打牌并从中获得乐趣,从来都没有将打牌认为是她的任务。

从我的整个扑克生涯来说,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位扑克爱好者而非职业扑克玩家。我在牌桌上的出色表现源于我对扑克从未褪去了热情。

我真的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是一位职业牌手,因为我在另一个与扑克完全不同的世界也有自己的事情。我一直认为扑克有扑克的世界,而我在现实的世界中需要有自己的事情做。所以打牌不会成为我这一生真正的追求。

 


智客纵横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www.pukemi.com 京ICP备09013835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