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在线客服1 在线客服2

扑克迷-德州扑克自学,德州扑克视频教程 扑克迷-德州扑克自学,德州扑克视频教程

Darren Elias独家访谈录

发布时间:2018-06-12 文章来源:扑克迷

Darren Elias在今年名气飙升,31岁的他就已经囊括四个WPT冠军,也是目前全球扑克界唯一的WPT四冠王。在今年世界扑克巡回赛冠军锦标赛中打入决胜桌,最终获得比赛季军,错失第五个WPT冠军。下面是某网站记者对其的采访内容。

取得自己的第四个WPT冠军和再次打入另一场WPT赛事决胜桌前后也只不过一周的样子。你对这样的壮举、胜利以及媒体的关注有多在意?或者说这就是出名的代价?

有点不真实,简直疯狂的不可思议。随着年龄的增长,我逐渐意识到自己更在乎的是名,而非更多的钱。五年前的时候,或更久之前,我的观点就是没有什么事是钱解决不了的。但在牌场中获得更多的成功之后,我发现自己还想要更多。看到自己的名字刻在奖杯上有一种非常愉悦的心情,特别是打破了某项记录。当然获得来自同伴的尊崇和媒体的关注的感觉也是很不错的。

你大多数锦标赛的成绩都来自WPT大型赛事和WSOP,去年你在几场豪客赛事中也收获过奖金。你有打算成为一名专打豪客赛的牌手吗?

我不喜欢阿瑞尔酒店的$25,000豪客赛事,因为参赛的选手各个都不好对付,并且赛事的结构很糟糕。如果我的行程允许,那么我会选择赛事结构不错的豪客赛事参加。比如,WSOP的$100,000买入赛事。我的确有打算参加更多的豪客赛事,但我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要专门的去打豪客赛事。我知道很多人选择国际出差打牌,但这对我不行,我是一个有家室的人。我基本上只会选择在美国和加拿大打牌,还有就是加勒比海的一些赛事。

有家室的扑克玩家的生活是什么样子?是不是很难找到这当中的平衡?

其实我有一个很好的划分,在家和打牌各用一半时间。我挺感激我太太的,她如今在家全身心的照顾我们一岁大的女儿。没有她,我根本不可能坦然的坐在牌桌上。当回到家的时候,我就陪女儿和太太。当坐上牌桌的时候,我就集中注意力打牌。要找到这当中的平衡点其实是很难的,但最重要的是我们至少要尝试着去找这种平衡。

你是从2008年开始打线下的,当时小有战绩,真正的好成绩诞生在2011年和2014年。当时的情况有让你对打牌做出改变吗?或者你认为这只是变数的问题?

我认为在我的一次从线上转入线下的时候,我其实是有很多问题需要先去解决的。这对我而言是一种挑战,我是一名线上牌手,早已经习惯于同一时间在八到十桌之间周旋,转入线下之后一切都是不一样的。我需要安静的坐下来忍受着节奏非常慢的赛事,我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让自己调整过来。

在WPT Bobby Baldwin经典扑克赛中,你非常幸运的击败了Joe McKeehen从而取得比赛胜利。在WPT冠军锦标赛中,你遗憾的止步三强。你是如何处理这种巨大的起伏的?

我可以很老实地告诉你,这对我来说其实不算事。打牌本来就是一件很疯狂的事,坐上了牌桌结果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重要的,但所有人都知道牌场中的变数无处不在。你可以完美的做好每一件事,但并不代表就一定会有结果。就如有时候你拿到一手很好的牌一样,能收池的那个人不一定会是你。

在上周的比赛中,我击败了Joe,但后来又被Matt击败,可能有人会说一物降一物。这没有什么好沮丧的,只要是比赛就会有输赢,我需要学会的就是知道这个事实并接受。当然,我也认为自己非常不幸被Matt淘汰出局,但我也认为自己很幸运的击败了Joe而取得胜利。你认为自己表现的好吗?你认为自己表现得不好吗?回头来想不管好与不好,这不都是自己当初做的决定吗?

你如何看待WPT最近决定将电视决胜桌牵制卢克索Esports Arena电竞馆?

新的场馆非常酷,但我认为还是有很多地方需要调整。比如,正因为这个地方很酷,所以我们会一起坐下来讨论某个地方的尺寸是否需要调整。每天晚些时候,都会有电竞选手过来围观,因为他们不知道牌场的规矩,所以有时候会添乱。

就我个人来说,我不喜欢决胜桌推迟。在我的观念中,我倾心于一次性到底。推时意味着更多的变数,玩家有可能去接受训练或寻求导师来提高自己的赛事策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很不公平的。

场地的转换会影响那些出差打牌的选手,毕竟他们的机票酒店都是事先定好的,往往行程紧凑,如果赛事中途发生什么变数,那么他们接下来所有的行程都需要做调整。由于大型赛事的决胜桌奖金都非常高,所以目前还没有出现有谁弃赛的。

智客纵横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www.pukemi.com 京ICP备09013835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