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在线客服1 在线客服2

扑克迷-德州扑克自学,德州扑克视频教程 扑克迷-德州扑克自学,德州扑克视频教程

牌局分析:奇怪的转牌圈领先下注

发布时间:2018-01-30 文章来源:扑克迷


本周早些时候,我在888poker扑克室的XL Blizzard豪客赛拿到了一个还不错的名次——第九名。今天我想分享一下我在该赛事后期阶段打过的一手有趣牌局。

 

老实说,这手牌有点儿怪,我甚至可能犯了一两个错。但我觉得这手牌很有趣,使我在直播比赛时思考了很久。

 

当时比赛还剩11名选手,我的筹码量排在第九。前12人可以拿到奖金,因此我们不可能玩得太浪——人人都知道扑克锦标赛的基本法则!

 

当时盲注是2000/4000,前注为500,这手牌开始时我有差不多9万5千筹码(约24BB)。我们这桌有6名选手。翻前,按钮位置的“p000cket000”率先加注到大约2.2BB。“p000cket000”是一名打法激进且玩得不错的高注额常客牌手。牌局开始时他有20万筹码,比我的筹码多很多。

 

小盲玩家弃牌,我在大盲位置用7 2跟注,然后翻牌是4 7 A。我在这个翻牌面拿到了一个中对,一个后门同花听牌和一个后门顺子听牌,就这么多了。我check,对手做了一个约底池大小30%的标准持续下注。

 

老实说,我曾短暂考虑过做check-raise全压。如果我们知道对手用极疯狂的频率(比如90%)做持续下注,我们当然可以用这手牌全压。但“p000chet000”通常用合理的频率做持续下注,所以我只是跟注。

 

转牌是3发出时底池有4万多一点筹码。这时候我的选择稍有不同——我没有check,而是决定做一个转牌圈领先下注。

 

我当时的想法是:我真的不想用一个带中对的低质量卡顺听牌check-call对手的第二次下注。但现在回头来看,我认为自己无论如何应该check。用中对再check-call一次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对手会用很多诈唬牌继续下注,而我其实不是很怕他那么做。

 

但当时我觉得自己不想再check-call一个大注,我希望向他索取一点点价值,也是保护我的中对。我真的拿到了卡顺听牌,而且我在特定河牌发出时仍然可以做些有趣的事情,比如把我的牌转变成诈唬牌,迫使对手放弃一对。

 

因此我做了一个差不多13500筹码(约1/3底池大小)的领先下注,对手跟注。底池现在约有67000筹码,比我剩余的筹码稍多一点。

 

河牌是5,使公共牌最终定格为4 7 A 3 5。除了完成了黑桃同花听牌,这张牌也完成了两个可以用单张底牌构成的顺子,使拿着2的我处境不明。

 

我决定只是check,因为稍做思考后,我发现——转牌圈做领先下注后,我无法在我的整个范围中找到任何一手诈唬牌。这张河牌完成了所有听牌——所有我可能在转牌圈下注的投机牌。即使没有在翻牌圈check-raise的两张随机黑桃,也做成了一手同花。不夸张地说,任何牌都在某种方式上和河牌产生了联系,因此我可能下注的最差牌应该是两对。

 

我选择check,认为既然我没有任何诈唬牌,我应该尝试让他诈唬我。我只是打算在这个超湿润的牌面用我范围中的最差牌跟注。

 

回想起来,我觉得自己应该在这里做个小额下注,让他真正的底牌(A 5)跟注。也就是说,他拿着顶对一路领先,最后河牌给了他两对,而给了我顺子。但我check,他也随后check,在河牌圈,我没有得到任何额外价值就赢下了底池。

 

我觉得如果我做个小额下注(约15000筹码,或者说约1/4底池大小),就像我拿着比较弱的两对,我可能让他用两对跟注。(但我不确定如果他全压我该怎么做!)

 

坦率地说,我真的不知道如果我河牌圈下注会出现什么情况。我觉得自己的转牌圈领先下注很奇怪,某种程度上搞砸了整手牌,让整个局势变得混乱不清。

 

我觉得这类情况通常只发生在高注额锦标赛,或者你做了某些不该做的奇怪事情(比如这里的转牌圈领先下注)的时候。


作者简介:

Parker Talbot出生于德国,是一名职业网络锦标赛牌手,也是Twitch平台的当红直播牌手。Paker在职业生涯中总计11次打入现场锦标赛钱圈,获得约38万美元奖金。目前Parker Talbot是著名扑克媒体PokerNews.com的一名专栏写手。

智客纵横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www.pukemi.com 京ICP备09013835号-4